情爱与时间冲突,狂野的心

对于《燃情岁月》这部如此经典的美国西部故事,每个人的感受是不同的。也许你看到的是空旷的野地、印第安人祈祷时的吟唱;也许你看到的是深夜里灰熊的呜咽悲鸣、森林的幽深无边;也许你看到的是山上小木屋里温暖的壁炉,看到了天真浪漫、狂放不羁、老成持重的三个儿子以及风霜睿智的老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布拉德皮特演过的《THE LEGAND OF THE FALL》,中文应该叫做《燃情岁月》,很多年过去了,我依然忘不了这部电影,或许是因为我曾经无数次的梦回过那片蒙大拿的草原,又或许他是我内心的写照。一刀说在崔斯丁心里有一头沉睡的熊,在它醒来的时候它不安,向往外面自由的世界,他要去追寻内心的平静,他要去找寻失去的昔日生活。而只能选择离开,因为离开是重新的开始,也是为了明天的回归,他的洒脱,放荡,不羁,狂野,是苏珊娜爱他的原因,也是离开他的原因。一个女人是不可能永远等待一个浪子的,她曾经央求他带她一起走,但是崔斯丁知道,他不是她要找的幸福终点站,所以他只能选择离开。

年轻的时候(拜托,我现在也还很年轻),以为爱一个人就应该一辈子。
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曾经跟同桌说,我这辈子只会爱一个人,只会谈一次恋爱。我以为所谓专一,就应该如此。
后来大学的时候,我喜欢上一个当时觉得很浪子的男人。浪子不收心,他还不想把心只是停留在我这儿。我很难过,甚至不知所措。我记得当时我舍友问过我一句话,她说,如果浪子十年后才会定心,你会等他吗?我听了后,很害怕,对,居然是害怕。我想象着,我最美好的十年光阴花在等一个人上,我开始衡量这样做值不值得?我也开始怀疑我是否有这样的耐心,我是否可以无怨无悔?等待一个喜欢的人,一天都觉得漫长,十年,我觉得太可怕了。我可以在未来十年单身,却不能等一个人十年。有一种慢性自杀的感觉。
当时我舍友说了一句话,她说你有那么多顾虑只因为你还不够爱他。
于是每次看小说看电视剧看电影,看到男女主角没有等待对方我都会很失落,觉得他们不够爱彼此。
今天第三次看<燃情岁月>,却突然原谅了女主角苏珊娜,甚至同情她。
以前看这部电影都是深深被崔斯丁(布兰德•皮特饰演)迷住,帅气、不羁、野性,他身上散发的气质足以让每个女人为之疯狂。也许我们都曾梦想过被这样一个男人爱上,包括苏珊娜。明知道爱上这样一个传奇男人会有一条很艰辛的路要走,还是愿意为之付出一切。
苏珊娜无疑是幸运的,她爱上了传奇,传奇也爱着她。以前我一直责怪她不懂珍惜,不够坚强,没有一颗足够坚定的心。明明说了会永远等他,最后却嫁给了自己不爱的男人。
现在想来,我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她,所有的一切又应该怪她吗?她只是一个弱质女子,在那样的时代,爱情是她的全部寄托,没有双亲的抚慰,没有朋友的陪伴,她是那么的孤独。岁月不饶人,她会满满变老,她也会没有勇气一直孤单下去,她会渴望拥抱,渴望被爱,渴望有自己的家庭。
一切都只是命运太捉弄人,她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了,他却回来了,帅气依旧;以为他不会爱上别的女人,他却娶妻生子,爱上了他的妻子。在街上迎面遇上他的妻儿时,她的心应该满满是自责和后悔吧。这一切本应该属于她的,却被另一个女人轻而易举地获得,不是她不够爱,只因为时间太残忍。
当她去监狱看他,知道他不在爱她,而深深爱着另一个女人时,她的一切寄托都倒塌了。继续活着也不过是行尸走肉,那还不如去死。她曾经那么幸运,也是那么可怜。
有时候不花一辈子去等人,不是不够爱,而是生活不应该如此。

故事充满着英雄主义、内心自由、野性召唤的气息。山莫、崔斯汀、艾佛瑞兄弟三人,甚至包括他们的父亲老上校,他们在波澜壮阔的西部肆意驰。神秘而壮美的原野向我们徐徐展开它的画卷,那些历史和自然都在诉说着生命的涌动不息。当一切平息,他们消失在地平线上的时候,在他们的背后,显现出一个脆弱而单薄的影子,那就是苏姗娜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男人都有一颗狂野而不羁的心,它时而沉睡在我们内心深处,偏于一角,在我们渐渐习惯平淡而无味的生活时,又渐渐苏醒,来搅乱我们的生活,去追求我们曾经的渴望。我很喜欢片中崔斯丁归来的那一段,一刀知道崔斯丁是迟早会归来的,即使他不知道哪天,哪年,但他深深坚信,一个真正的战士是回到属于他的故土的。一个传奇的秋天,当树叶落满乡间,仔细聆听策马奔腾的时候,就是他回来的时候。

苏珊娜是不幸的。她本来和山莫相爱,但是从她走下火车时,也走上了一条自己无法左右的路。她先后与兄弟三人的感情看起来匪夷所思,但是中间有多少痛苦、心碎、希望和绝望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苏珊娜是没有办法继续等待的,即便他深深的爱着崔斯丁。片中所有的男人都深爱着苏珊娜,父亲,艾佛克,崔斯丁,山姆,但她唯独深爱崔斯丁。因为他有一种男人所特有的野性,他天性纯真,爱护家人,他不管政治游戏,只知道要把山姆从战场带回,即便他最终带回的是他的灵魂。这成为困扰他一生的心结,谁又没有心酸一世的心结呢。或许是曾经的恋人,或许是内心的愧疚。

崔斯汀心里住着一只野兽,追逐自由是他的本能。他的魅力是致命也是危险的。也许爱上崔斯汀是苏珊娜的劫难,但是从他们相遇的第一刻,崔斯汀一头金色的长发随风飞舞,眼神热烈地盯着她时,苏珊娜无处躲藏,于是成为了一只扑火的飞蛾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斯丁是所有女人心中的幻想对象,他狂野不羁,潇洒而桀骜不逊,他奔放而阳刚,他对于爱情大胆执着,他天生就具有男性魅力.然后正是因为他的这些特质决定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好丈夫,他只能你生命中最想念的人.我最喜欢片尾崔斯丁策马扬鞭,和马群一起回到蒙大拿的 故乡,那里有他生命的归宿。我喜欢看他穿西装的样子,尽管马靴和牛仔衣可能比西服更适合他,他的内心却始终是那个马背上所向无敌,奔向世界尽头的浪子。苏珊娜知道,她是留不住崔斯丁的,任何人都留不住,催斯丁是属于自由的世界的,他又一颗浪子的心,他是不属于任何人的,他只属于天地,属于整个世界,去自由奔腾。

爱最不能勉强。你很难要求自己去爱,以及……不爱。

       我也许和崔斯丁一样有一颗不羁而狂野的浪子心。

崔斯汀是个英雄。比起尚嫌稚嫩的弟弟和太过成熟的哥哥,他身上拥有最纯粹的男性气质的感染力。他爱苏珊娜,只是这爱并不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。无论是最初的主动接近,还是后面的绝决离开,他都在听从“内心声音”的驱使。这个声音太激烈了,灼烧着他自己和身边的人。他为了没能救出弟弟山莫而充满负罪感,无暇顾及苏珊娜也是痛苦的。他自我放逐,在大海、在森林、在兽群、在异国他乡化解着内心的咆哮,只留给苏珊娜廖廖数语:

“苏珊娜,我们完了。你另嫁吧。”

与苏珊娜相比,伊莎贝儿是幸福的。同样爱着崔斯汀,她最后拥有了与他的共同生活。她更坚定、更单纯,比左右摇摆的苏珊娜更有勇气得到这份感情。但是事情也不仅如此。伊莎贝儿从来就比苏姗娜更幸运一些。她父母双全,天真烂漫。在立下决心要嫁给崔斯汀时,她还幼小而不经世事;而当她长大,崔斯汀已经归来,并且开始渴望平静的生活。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。

如果她也如苏珊娜一般历尽世事折磨,还会这样心无旁鹜吗?要知道,苏珊娜最开始进入这个家庭时,也曾神色飞扬,只是后来才渐渐哀伤。

面对归来的崔斯汀,苏珊娜凝视着他,只是泫然说了一句:永远太远了。可能之前她无数次练习过这样的相逢和问候,告诉自己要平静面对,但是在她看见崔斯汀时,还是瞬间红了眼眶。

没有限期的等待最让人绝望。这仿佛是一个牢笼,苏珊娜囚禁在里边,而崔斯汀带走了钥匙。更残忍的是,闹市上再相逢,苏珊娜听着昔日的爱人向她介绍自己的一双儿女,那对名字,是她曾经为自己与崔斯汀的孩子取的。她所渴望的爱与呵护,已经全部在另一个人的身上。

“回到艾佛瑞身边吧!”这是崔斯汀对苏珊娜说的最后一句话。也许他满脸的泪水证明了自己深爱过、并且还在爱着苏珊娜,但一切已经覆水难收。当崔斯汀因山莫的死而伤心时,苏珊娜拥抱他,给他温暖;在苏珊娜无助到不知所措时,崔斯汀能说的却只有“你走吧”。他甚至无法跟苏珊娜好好谈谈,为这段感情做个了结。如同那句“苏珊娜,我们之间完了”。这两句话之后,茫茫人间再无苏珊娜安身之处。

苏珊娜从崔斯汀身边走开,以一颗子弹结束了生命。

《燃情岁月》中有一句话被观众反复提起:“有些人能清楚听见自己心灵的声音,并按这个声音生活。这样的人,不是疯了,就是成了传说”。当我们说起这些时,当然都知道是指崔斯汀,但是传说达成的背后,却是所有人自主或者不自主的命运沉浮。

本质上,这是一部男性视角的电影。《燃情岁月》是男人们的燃情岁月,而女人只是注解甚至献祭,衬托着男人们英雄式的爱恨情仇。苏珊娜并不完美,她的悲剧本质上缘于她在理想与现实之中的徘徊,但是她承受的要远远多过她的错。她被卷进崔斯汀兄弟三人命运起伏的漩涡,一天天憔悴,直到失去生命;而伊莎贝儿虽然拥有崔斯汀的陪伴,却也以死于乱世的斗争为结局。那颗流弹击中的为什么恰好是她,而不是身边的其他男性,不是崔斯汀?在这个百年前的西部世界,男人们尽情地策马扬鞭,留给女人的只剩下爱情、等待以及牺牲。

人生短暂。故事开始时,旷野辽阔,金色的男人只身打马从远方奔来;到最后,却只剩下几座冷冷的墓碑。所有悲伤的、甜蜜的、伤心的、热望的,终会归于沉寂,将年轻的生命、泪笑交织的岁月书写成传奇,永存在记忆的花园。愿崔斯汀,艾佛瑞、山莫以及他们的老父亲,愿那些传说中能听到、或者努力想听到自己心灵声音的人,他们呼啸的灵魂能在生时自由,在逝后安息;愿苏珊娜能在天堂与早逝的双亲重逢,得到温暖和慰藉,愿她的脸上不再有泪水。

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:燃烧的远征(tbc1096),欢迎关注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苏恒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发布于今日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情爱与时间冲突,狂野的心

相关阅读